快捷搜索:

刘清泉:大学城小记

大年夜学城小记

“再也不要借村庄子抒怀,好吗”——题记

这里平阔如案,车前草被埋在

铺满沥青的水泥路下面

所有的绿色都只露出细长的阴影

有的寡淡,有的奄奄一息

我说这不是我望见的村庄子

你说村庄子原先便是一个样子,样子

只能看看,不能被现实的美术仿照

后来我在空空的足球场上吼了几声

你说要端庄端庄,端庄你懂吗

我说装是肯定的,重重的装

而不是你想到的只装不重

后来乌鸦随着下坠的夕阳哑了

我们坐在高靠背椅子上讨论村庄子

村庄子有气无力地靠着几根失望的板材

湖是人工湖,山是假山

牛羊是塑料的,晒太阳的老爷子眉头紧皱

本日正月十三,翌日十四

后天如何闹元宵?

好吧,闹

用秦腔照样河南梆子

用川剧变脸照样京韵大年夜鼓

你用三种方言说同一句通俗话而我

只用一种,戴上三个面具

“再也不要借村庄子抒怀,好吗?”

抬木头的两小我拆了远房亲戚的家

胖子抬的这头轻,瘦子抬的那头重

没有趔趄,只有不平衡

围不雅的村子夷易近(哦,不,是居夷易近),他们

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在乎龙灯是火龙

照样水龙?舞狮是南狮照样北狮?

掘客机伸出了长臂,推土机势弗成挡

正如你不知道天下为什么是平的而我

只知原理屈词穷

请包容!我至今不识我的故乡

图片滥觞:图虫创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